REVE

上传云端
如今,只允许难过以微小的度淤行于心,总量未减,时长加深
需要反思什么,又是怎样的存在,结论明显的问题,又来侵蚀了
早已知道答案,但需用力撞击才能以灵魂接受。不够...
认真想我爱的人,有谁是呢...谁又是爱我呢。
已经努力将自己推到边角,原来好像还是不够

我做不到冷漠,也承认不了虚无

捕获过去与未来可能会是一种暂时进入永恒的方式,但永恒的反面却不是朝生暮死,而是遗忘。

《阿兰胡埃斯协奏曲》(Concierto de Aranjuez),西班牙

让我独自留下

有一种真理是灰烬的颜色,
另一种真理是星球的颜色;
不过所有的真理,遍地的真理,
都值不上所有真理中无色的一个,
被忽视的真理,关于人通常怎样化为积雪。
至于那个谎言,只要告诉它“我愿意”就足够
就能在石缝间
迸出花,代替叶子闪光,
刺代替刺。

真理,谎言,
像蓝色的嘴唇,
一个说,另一个说;
却永远说不出它们曲折的秘密;
真理和谎言
都是眼睛死去时迁徙的鸟。



作者:路易斯·塞尔努达
译者:汪天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