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VE

“只有一件事儿能让他开心/现在它不见了/什么事儿都能让他开心了” ​​​

“人们一次次建立自己与世界的联系,痛苦地渴望着能具有他凭某种直觉所认知的理想特质。而这种不可及的个体的'我'的缺陷,正是人类不满足的永恒源头。”

“他转过身,一张被绝望腐蚀的脸。” ​​​

《昨天,我从清晨就开始等你》

昨天,我从清晨就开始等你,
他们揣测着,你不会来,
你是否记得,是怎样的天气?
仿佛是节庆日!我不穿外套就出门。

今天,你来了,我们却摊上了
一个尤其阴郁的日子,
阴雨绵绵,尤其在深夜时分,
而水滴正沿着冰凉的树枝奔跑。

语言也无法消除,头巾也无法擦干……

1941

by阿尔谢尼·塔尔科夫斯基
汪剑钊译

一天晚上,我漫不经心地翻阅着一本宜人的书,读到一个无关痛痒的句子:“一如许多热情洋溢的心灵,他终于开始怀疑起生命来了。”一秒之后,这句子又重新在我的心中响起,而我的泪水也决堤了。